春种可可秋收哥哥 (第1/1页)

加入书签

春种可可,秋收哥哥

仙师不晓得,凡人家的女儿,若是被男人看去身子,失了清白,便没人肯要了。

数声呼号间千离不搭话,反问:我哥醒了没?

虞氏往角落扫去一眼,千离顺着她的视线望去,看见伫立在院墙阴影里微微颔首的姚父,冲他一哂。

他是姚家最自如的存在,可以随时切换对立的风貌。沉默是他,掷地有声也是他;无影无踪是他,无处不在也是他。

虞氏踩过他的影子,发出男人腹语般的声音:仙师的兄长许是醒了哎哟!谁往这儿摆了个桶!

她被绊了一脚,有千离扶着才没摔倒,回身瞪一眼原地打转的木桶,它始终围着地面上的一个圆心转动,仿佛其下有竖轴。

小趾真在这儿!虞氏收回视线,目标明确地踉跄至让木门外,捡起地上掉落的一只玉簪,颤着手掌给千离看。

好夸张的表演。

千离重重打个哈欠,抬掌猛然拉开房门

姚趾霎时从门内跌出来,摔进千离怀中,显然之前就靠在门上。

虞氏当即扑近,疯丫头!是仙师喊你来的,还是你做梦犯癔症跑串了门?

姚趾不肯抬头,也不肯答话,缩回被千离扶住的胳膊,只蜷着身子颤抖。

她穿着曳地的浅粉色晕染褶裙,束裙的腰带果然遗失,正是虞氏手中握着的那条。

然而她的衣裙显然经过整理,并不凌乱,更未外露肌肤,保持了中淑女的得体,唯独落了簪的发丝稍显凌乱。

千离想起昨日未在哥哥房中见到铜镜,恐怕这正是被困房中之人无法理正仪容的原因。

真有意思。

比起私通或癔症,她更像是被人打晕过呢。

我女儿的清白啊!如今要么终生不嫁为人耻笑,要么嫁与

放心,我知道你是清白的。千离打断虞氏的话,拍了拍姚趾的肩膀。

她像朵蔫了的花一般萎靡着,没有反应。

今日本有另一位求娶者登门拜访,她却在这里

我哥不在房中。千离转身,越过虞氏的肩膀冲姚父挑眉。

虞氏像个自发的傀儡代为质问:怎么可能,那他还能在何处?

姚家主人自信家中没有别的能藏人的地方。

他被我埋在院中呀!

千离大摇大摆走到方才绊倒虞氏的木桶边,把桶掀开,露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章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被姐夫误当成姐姐干了 【总//攻】被背叛的禁欲攻他成了知名网黄 被疯批调教控制的双性共妻 人妻beta和小叔叔出轨的一百零一招 睡前强制爱故事短篇快乐文集 小鱼要自己做饭吃(bdsm) 【gb向哨】重生后和上辈子囚禁我的首领he了 成奴之后——小剧场 偏偏出轨女绿茶(攻不洁) 爹死后继承了 小母狗 津门渝梦 我当了死对头的对食 侍奉夫君的日常 【父子】蚕食 女攻女帝玩男人 给反派送老婆【快穿/双性】 【G/B】淫贱男模尿道调教 病娇黑化强制男主短篇合集 今夜星光璀璨